<acronym id="P76"></acronym>

<b id="P76"></b>

<b id="P76"><acronym id="P76"><em id="P76"></em></acronym></b>
<u id="P76"></u>

<option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/dfn></option>
<strike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strike id="P76"></strike></dfn></strike>

<option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em id="P76"></em></dfn></option>

<strike id="P76"></strike>

<button id="P76"><xmp id="P76">

<strike id="P76"><xmp id="P76">

<button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/dfn></button>

<button id="P76"><xmp id="P76">

<strike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/dfn></strike>

<strike id="P76"></strike>

<option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/dfn></option>

<strike id="P76"><dfn id="P76"><option id="P76"></option></dfn></strike>
原创

373:拿错了礼服??。?更)-宝鹿作品-笔趣阁

胡端公说,玉佩没了,代表我失去了黑衣女人的庇护,同时也代表黑衣女人现在处于很危险的状态。否则,任何人都别想从我手里夺走那枚玉佩。胡端公的话,令我为黑衣女人感到忧虑。她是唯一知道我娘身世的人,当初要不是她阻止了秦春生,或许我早就被秦春生喂了黄河里的鱼虾。过去的十八年,我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所抛弃,其实并不是。在我身后一直有她在默默的看着我,用她的方式一直在默默的守护着我。玉佩是墨色的,上面雕刻着奇怪的图文。我至今都不知道玉佩上的图文代表着什么,也曾拿给胡端公看,他的态度和对待黑书一样,碰都不愿碰。玉佩在我梦见黑衣女人的那晚开始变冷,怎么都捂不热,我只好用布囊装起来挂在胸前,即便这样,夜里有时候我偶尔还会被玉佩冻醒。现在,玉佩没了,我开始怀念胸口那股冰冷的感觉。“胡端公,黄河大王为什么要针对她?”一秒记住http://“传说中,黄河里一共有八个大王,六十四名鬼将,各有各的地盘。白塔镇压的黄河大王属于这里,她也在这里?!?br/>他的意思我明白,一方水土一方人,一方虔诚一方神。当初我只为黄河大王出世,为祸及两岸民生,却忘记了为黑衣女人安危着想。以前她的眼神深邃而冷漠,就像天上的寒星,而后来,无论是在我的梦中还是在九星湾再次见到她,她的眼睛都透露着一股疲惫。或许,从我为白塔落卦的那一刻,她和黄河大王之间的战争就已经开始了。“胡端公,你能帮帮她吗?”我恳求的看着胡端公问道。“我只是一名端公?!焙斯乃档?。“如果你只是一名端公,当初就不应该用奇门遁甲布阵?!蔽铱醋潘难劬λ档?。“秦玦,我知道你对我有疑问,关于我的事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你。但是,黄河里的事情我真的无法插手?!?br/>“是不能还是不肯?”我继续追问。“黄河里的因果只能在黄河里解决,何况我也确实没有那个本事,别说我,就是天师府的人来了也管不了。你放心,只要黄河大王拿不到黄河令,它就绝不是她的对手?!?br/>“万一它拿到了呢?”“那就只能说明天意如此?!?br/>胡端公说他无法插手,这事只能在黄河里解决。连他都无法插手,我就更加什么都做不了。过去我破罐子破摔,不在乎自己的生死,现在我开始为自己的无能而悔恨。我把黑书拿出来,一页一页的翻,明明我能认清所有的古体字,却偏偏体悟不到字里行间的意思。黑书上的字是绣上去的,针脚细密,秀丽端庄。这说明,这本书的作者很有可能是个女人,或许就是出自黑衣女人的手笔。念及此,我心中仿佛被一道闪电划过。我之所以读不懂黑书,是不是因为我是站在人类的立场,以人类的思维方式去理解书中的内容呢?那晚在九星湾,黑衣女人说的是人类的死活与我何干。我当初急着反驳她并没有特别留意这句话,现在想想,她明显是在暗示她不是人类。她没有影子,不是鬼祟,也非神明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wx2pe.info/txt/197826/60849880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山川皆无恙
没有一丝风,
毛璟

找个画家画下你,

气里
随高随下随缘过,
的人
你未对我半分好,

热门推荐:

  第427章 救人-盖世神医-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事不过三-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-笔趣阁 373:拿错了礼服??。?更)-宝鹿作品-笔趣阁